现场云”:新闻移动化在线生产新模式的探索等

发布时间:2018-06-15 13:19:06

现场云”:新闻移动化在线生产新模式的探索等

  关明辉在2018年第4期《新闻与写作》上撰文说:“现场云”全国服务平台是一个在“现场新闻”理念下搭建的、基于移动互联网的、以直播为主要形态的、原创新闻移动化在线日,“现场云”入驻机构用户2400多家,覆盖全国省级、地级市媒体,入驻记者、编辑12000人。自上线伊始,平台各项数据一直保持高速增长。目前文图直播和视频直播总量突破35000场,其中突发报道最高访问量超360万,每周 “10万+”场次越来越多。

  “现场云”未来的发展可分为两个方向:“To B”(面向企业或者特定用户群体)和“To C”(面向消费者)。目前正在进行的是“To B”工作,主要分为让新闻直播平民化、汇聚海量新鲜数据和互联网商业尝试。而“To C”是“现场云”增强渠道能力的必经之路,按照设计,社群社交和可视化将成为“现场云”“To C”业务的发展方向。未来,“现场云”将不断拓展使用场景和周边服务,逐步提供信息抓取、智能生产、协调指挥、数据监管、舆情分析、安全防护、版权交易、个性分发等工具,从直播平台发展成为媒体融合发展整体解决方案的提供商,从供给侧改革出发,整体带动行业的升级换代。

  张君昌在2018年总第4期《南方电视学刊》上撰文说:超媒体是指在计算机网络技术支持下,多媒体信息之间相互叠加、高度融合、自由交互的传播状态。建立在多维传播平台之上的超媒体,把传统媒体和网络等新兴媒体用计算机技术加以重构,实现媒体间的优势互补和自由链接,以推拉结合模式既保障快速供给,又以及时的梳理、分类对用户进行贴身式服务。

  作为一种形象的叫法,“融媒体”通俗易懂,也便于普及。但融合只是超媒体的特征和表象之一,是超文本链接技术赋予超媒体的天然能力。用一种特征(哪怕它再显著)来概括事物全部,显然有失大观,不符合学理的严谨要求。超媒体的本质在于互联,信息传播的价值在于互通。只有加强信息基础设施建设,铺就信息畅通之路,不断缩小不同国家、地区、人群间的信息鸿沟,才能让信息资源充分自由流淌。我国正在实施“宽带中国”和“互联网+”战略,预计到2020年,宽带网络将基本覆盖所有城乡,打通网络基础设施“最后一公里”,智能互联将使超媒体应用覆盖更多领域,与精准服务互为表里,人民生活与社会治理将随着超媒体时代到来而发生极大改变。

  王高峰在2018年第3期《传媒观察》上撰文说: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使得传统的新闻生产在主体、内容、方式等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革。大数据、人工智能、增强现实等新技术的应用和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的发展为新媒体内容生产创新提供了多种路径选择,而2017年以来“交汇点”新闻客户端依托微博、微信平台成功开展的几次众包新闻尝试,无疑是一种可行的路径。

  目前,学术界对众包新闻的理解多有不同,其主要观点就是新闻机构借助网络技术组织化地在用户那里获取报道灵感、素材以及资金等帮助的一种新闻生产模式。新闻生产的组织方通过网络平台来邀请用户为新闻报道贡献内容,用户可以根据自身的特性,承担包括消息源、文字记者、摄影师、评论员等多重角色。一个完整的众包新闻项目,至少要包括公开新闻生产流程、说明新闻报道方案、公布新闻进展情况,以及进行活动总结等方面。所谓利弊相依,正是由于上述这些特征,使得众包新闻的生产方之一——广大网友的信源存在不确定性,甚至存在虚假信息的可能性,这不符合新闻的生产要求,需要组织者进行人工干预。但作为新媒体内容生产方式的一种新的探索和尝试,众包新闻符合新媒体的发展规律,可操作性强,内容更接地气,传播效果更好,具有一定前瞻性,是一种值得深入研究和实践的新型新闻内容生产路径。

  宋建武、黄淼在2018年第4期《新闻与写作》上撰文说:牛津大学路透新闻研究中心于2017年底发布报告显示,基于算法推荐技术的新闻信息分发,比“把关人”模式下的编辑筛选更受网络用户欢迎。个人化信息需求与海量信息供给之间的高效匹配是移动传播服务商实现信息的个人化精准分发所必须解决的关键问题,而算法技术提供了有效的解决方案。算法既可以提高大数据的使用效率,也可以从开放信息源中挖掘出更多的大数据的应用价值。